<span id="whgoz"><sup id="whgoz"></sup></span>
<optgroup id="whgoz"><li id="whgoz"><source id="whgoz"></source></li></optgroup>
  • <optgroup id="whgoz"></optgroup>

    <ol id="whgoz"></ol>

    首頁>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讓古老的大運河向世界亮出金名片——政協全國委員會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調研組

    2019-08-02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中國大運河是中國古代建造的偉大工程,是世界上距離最長、規模最大的運河,充分展現了我國勞動人民的偉大智慧和勇氣,承載著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和文明。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工作,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對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作出重要批示指示,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專門印發《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批示指示精神,推動《綱要》落實,2018年9月和2019年4月,政協全國委員會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調研組,深入到大運河沿線8省市40多個市區縣、50余處大運河文化遺址進行調研。

    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迎來歷史最好時期

    大運河由京杭大運河、隋唐大運河、浙東運河三部分構成,全長近3200公里,開鑿至今已有2500多年,是中華民族最具代表性的文化標識之一,是祖先留給我們的珍貴物質和精神財富,具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價值。盡管今天它的某些功能漸漸退出歷史舞臺,但它的歷史文化價值卻歷久彌新、更加凸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工作,其中有3個重要里程碑值得銘記:

    ——申遺成功,讓古老的大運河向世界亮出金名片。2014年6月,中國大運河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標志中國大運河正式成為世界文化遺產。這既是對中國人民偉大創造和智慧結晶的認同,又豐富了世界文化遺產寶庫。

    ——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指示,為大運河保護傳承利用指明了方向。2017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通州區調研時指出:“保護大運河是運河沿線所有地區的共同責任。”之后,習近平總書記又對“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大運河文化遺產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

    ——《綱要》印發,把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提升為國家戰略。2019年2月印發的《綱要》,是廣泛聽取運河沿線8省市、中央有關部委、專家學者意見基礎上形成的一份重要文件,按照高質量發展要求,從國家戰略層面對大運河文化帶建設進行頂層設計,為新時代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描繪了宏偉藍圖。

    千年古運河,逢春展新姿。我們在大運河沿線調研時看到,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的重要批示指示和中辦、國辦印發的《綱要》,極大調動了沿線各地黨委、政府和廣大干部群眾保護傳承利用大運河文化的積極性。大運河沿線8省市都成立了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專項工作組,由省(市)委書記或省(市)長擔任組長;沿線省市縣(區)制定了各自的大運河保護建設實施規劃和行動計劃,有力推進了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古老的運河正在展現喜人的新姿。

    大運河沿線文物保護和利用工作得到加強,情況令人鼓舞。北京、浙江等地遺址騰退、文物保護修繕步伐加快,北京通州啟動了張家灣古鎮、橋閘碼頭總體規劃保護等相關編制工作,完成了燃燈佛塔的主體修復工程。江蘇鎮江扎實推進京口閘保護修復、西津渡提升等34個重點項目,并明確相應投資計劃。天津通過建立傳承機制、開展傳播展示、納入旅游規劃等措施,加大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力度,天津泥人張、津門法鼓、楊柳青木版年畫等大量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有效保護。河南在古滎漢代冶鐵遺址博物館建立起比較完備的大運河遺產檔案和監測系統,為相關研究提供了豐富文獻資料和翔實數據。

    大運河沿線生態環保趨勢向好,景觀環境質量和沿岸群眾幸福指數顯著提升。目前,大運河沿線各省全面建立河長制,沿線水環境實行按月全面監測,江南運河江蘇段、淮揚運河、中運河段進行了全面治理和保護,山東段基本消除劣Ⅴ類水體,蘇北段水質整體為Ⅱ—Ⅲ類,河南段水質斷面整體達標率4年來提升了67個百分點。安徽加強大運河保護區劃內的建設工程管理工作,實施了柳孜運河環境整治綠化景觀展示、大運河泗縣段環境整治等一批重點項目,以環境整治保障大運河文化帶建設。

    大運河沿線文旅產業發展迅猛,新業態新產品不斷出現。在大運河沿線考察,這樣一組數據令人振奮:2018年,大運河沿線8省市文化產業增加值已超過全國的50%;文化產業增加值占8省市GDP比重達到5%以上,高出全國平均水平近1個百分點;沿線有93個5A級景區,1217個4A級景區,旅游總收入超過5萬億元,大運河沿線已經成為我國文化和旅游業發展的脊梁帶。濟寧市委領導介紹說,濟寧堅持文旅融合與文經融合一體推動,著力提升大運河濟寧段文旅融合品質。他們整合微山縣、魚臺縣、太白湖新區的微山湖國家濕地公園、南陽古鎮景區等5個景區,啟動了微山湖創建國家5A級旅游景區工作,推出儒風運河休閑之旅、水滸運河探訪之旅等15條運河旅游線路。

    大運河沿線跨區域統籌協作意識增強,跨區域合作增多。我們考察了解到,大運河沿線區域內水利、交通、文物等部門正在探索建立協調機制。京津冀三地建立了跨區域合作的信息共享、利益共享和利益補償機制,并同步治理北運河。在2018年世界運河城市論壇上,由世界運河歷史文化城市合作組織(WCCO)主導,揚州蜀岡—瘦西湖風景名勝區、杭州西湖、北京頤和園等運河城市景區,聯合發起建立運河城市精品景區合作機制,聯合打造大運河旅游精品新線路,大運河沿線省市間聯動日益活躍。

    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面臨的突出矛盾和問題

    在運河沿線走訪調研時,我們也發現一些值得重視、需要解決的情況和問題:

    ——保護力度不夠,內涵挖掘不深。考察中發現,大運河沿線由于地區經濟發展水平不平衡,有些河段在考古勘探、遺址保護、文物修繕等方面欠賬較多,一些物質文化遺產沒有得到及時保護修繕;有些地方在發展經濟、旅游開發過程中,部分遺存被損毀、侵占和文物盜挖現象時有發生;有些地方重視地面景觀,忽視考古發掘保護傾向也較為普遍。同時,大運河沿線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活力不足,一些非遺項目存在傳承人年齡偏大、后繼乏人,項目展示傳播缺乏平臺和資金等問題,面臨生存發展挑戰,需要進一步加大扶持力度。

    ——文化遺跡底數不清,文保人才短缺。一些基層干部和專家學者反映,當前大部分運河流經區域未進行過系統考古發掘,地下文物遺存分布情況不清;同時,地上文物遺存情況底數也不清楚,大量低級別和近現代文物遺存在很多地區沒納入保護視野。大運河歷史文獻檔案資料內容極為豐富,涉及歷代治水思想、工程、河務、漕運、運河區域社會發展狀況等,目前對文獻檔案也缺少系統全面梳理和收集,且沒有國家層面的統一規劃和工作機制。此外,缺少文保人才也是個大問題。目前,基層單位文物保護力量普遍缺乏,招不來、留不住。

    ——水質較差,生態環境治理薄弱亟待改善。我們在沿線考察時看到,目前水的問題比較突出:在黃河以北,大運河大部分河段常年干枯或演變成季節性河流,部分河道淤積、富營養化嚴重、水質較差;沿線部分在用古代水利工程管理失范、嚴重老化;違章建設、違規排放等行為時有發生;有些居民環保意識不強,農村面源污染整治難度大;大運河防洪、排澇、供水、航運、環境、生態等多功能的沖突不斷出現。從目前情況看,大運河黃河以北河段解決“有水”是主要矛盾,黃河以南至江浙河段改善水質的“清水”任務則十分艱巨。

    ——開發項目缺乏統籌設計,同質化明顯。大運河沿線各類文化生態資源活化利用形式和途徑較為單一,部分優質資源長期閑置,與相關產業的融合程度較低,傳承利用的質量還不高。調研中還發現,無論是京杭大運河還是隋唐大運河,沿線也出現一些打著文物保護旗號,興建各類園區、開發房地產等建設項目,跑馬圈地現象突出。

    ——政策法規不完善,層級較低。目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在協調大運河宏觀決策、規劃建設、多部門協調和社會管理等方面還不能滿足保護管理需求,現有涉及大運河的相關規章制度也是各管一事,還不能完全覆蓋大運河的整體保護。2012年,文化部頒布的《大運河遺產保護管理辦法》屬部門規章性質,且僅適用于文化、文物領域。當前,亟須盡快啟動國家專項保護立法,有關的法律規章也需要評估。

    ——統籌協調管理機制尚未健全。大運河縱跨8個省市,涉及眾多行業部門,“九龍治水”現象明顯,部門間協調配合還不夠,統籌協調管理機制尚未健全。同時,大運河沿線省際之間、市區縣之間不同類型的利益訴求多、矛盾多,協調起來難度大,缺乏跨區域協作的有效平臺。

    另外,在沿線的保護利用工作中,還有一些現象令人憂慮:規劃設計重“物”輕“人”。一些古鎮古村和歷史街區的近期及遠期保護利用方案,大多關注廣場建設、道路綠化等物質載體的改造修繕,有的仿古建筑與當地運河古鎮風貌并不協調。功能業態重“客”輕“主”。走訪村鎮時,現場隨機詢問當地居民,大多對其所在村鎮的保護情況知之甚少;在與基層政府工作人員交談中,普遍感到基層政府期望把古鎮古村當成拉動地方經濟發展的搖錢樹,在功能布局上注重旅游開發,在商業業態上過度迎合游客趣味。文化挖掘重“硬”輕“軟”。一些古鎮古村的重點文物建筑、遺址、河道等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修繕正在積極進行,但對這些村鎮的歷史源流、民風民俗、運河傳說故事、傳統技藝等歷史文化內涵的挖掘整理嚴重滯后,百姓的運河文化記憶逐漸模糊,與運河的情感聯系日漸淡漠。

    推進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需要新認識新理念

    貫徹落實好習近平總書記關于保護傳承利用好大運河文化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和中辦、國辦印發的《綱要》,關鍵在于進一步提高站位,深化思想認識,高起點謀劃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

    ——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建設的是大文化,包含了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生態文明建設的豐富內涵。正如《綱要》列舉的保護傳承利用重點任務,包括了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河道水系治理管護、生態環境保護修復、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城鄉區域統籌協調等多個方面。因此,要正確認識和把握大運河文化帶建設中“文化”兩字的深刻含義。這里的“文化”,不是小文化,也不是中文化,是大文化,具有“文明”概念的廣闊內涵。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應樹立系統思維和整體觀念,著眼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統籌推進保護、傳承、利用等各項工作,我們要建設的既是一條璀璨文化帶,也是一條綠色生態帶,還是一條特色旅游帶。

    ——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文化是主線是靈魂,加強文化遺產的保護是第一位的要求。大運河沿線是我國優秀傳統文化高度富集的區域,集聚了大量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眾多文化瑰寶通過大運河這一條金絲線串聯在一起,成為一條流動的文化帶。在大運河貫穿南北近3200公里沿線上,有物質文化遺產1200多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450多項。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首要的任務是做好歷史文化遺產的搶救、發掘、保護和展示。

    與多數文化遺產不同,大運河文化遺產有其特殊性:大運河是流淌的、活態的,不是靜態的文化遺產;大運河文化遺產的分布不是一個點、一個面,而是由點、線、面共同構成的巨型帶狀大遺產;大運河文化遺產今天總體上仍在使用,并不斷被注入新的內涵。這種獨特性,決定了對大運河文化遺產的保護不應是守成的靜態保護,而應該是積極的活態保護。這種活態保護,既包含科學保護,也包含有效功能延續和合理利用,是對文化遺產保護提出的更高要求。通過活態保護,一方面維護遺產的價值內涵和真實性、完整性、延續性,另一方面按照適度、合理、可持續等要求,充分發揮其文化傳播、水利航運、旅游休憩等功能。

    ——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水是命脈和基礎,實現主要河段有水和生態改善是當前焦點,也是沿線群眾的熱切期盼。歷史上,運河及運河沿線城鎮,都是因水而生、因水而興。《綱要》鮮明提出要實現主要河道全線有水、生態環境根本改善的治理目標,致力于保護修復一條“有水的運河”。調研中,沿線各地干部群眾談論最多的是水的話題。在河北景縣運河邊上,滿臉滄桑的農民徐連才滿懷深情地向我們講起運河的船夫號子和過去的運河生態,他最大的愿望是“運河常有水,有干凈水”。在運河沿線考察,人民群眾對運河水的期盼令我們十分感動。

    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在保護各類文化遺產、人文景觀風貌真實性、完整性基礎上,應著力推進運河河道治理。河道治理應以恢復整體河道的基本屬性為主,屬于自然河道要注重保持其自然性,是人工河道要保護其科學性、生態性。要把運河治理同周邊生態環境保護和全線關聯的主要江河湖溪治理統籌起來,盡可能恢復運河水系的自然屬性,產生澤潤中華半壁河山的生態效果及其他多種效果。

    為做好“水”這篇大文章,運河沿線各地多管齊下,都在采取有力措施加以治理。江蘇淮安市委市政府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抓緊抓實青山綠水規劃治理工作。去年以來,共實施382個大氣污染防治項目,同時完成17條黑臭水體治理任務,新建生態樣本河道62條,淘汰一批低端低效產能,創建成了國家級水生態文明城市。河北滄州市是京杭大運河流經最長的城市,大運河在這里形成了一處獨特的“Ω”形大彎,歷史上由于長期缺水少水,河道里雜草叢生,墳冢座座,苗圃、雞窩等私搭亂建非常扎眼。年近七旬的市民陳立新說:“過去,這里環境臟亂差,到河邊遛彎兒,是需要勇氣的。”一年前,滄州市在大運河“Ω”形大彎3.61公里河段實施環境衛生清理整治與生態修復工程,通過河道清淤、垃圾清理、拆遷拆違、生態修復,建起了大運河生態修復展示區,現在這里成為群眾親近自然、感受運河的“人氣”場所。

    ——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人是中心是根本,古鎮活化、旅游開發、產業發展等都應緊扣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東南四十三州地,取盡膏脂是此河。”歷史上大運河曾出現“與民爭水”的激烈矛盾,為保運河水位、漕運暢通,官府限制水系區域內百姓用水,屢屢激起民憤。今天,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在活化利用、旅游開發、發展產業時,不忘把群眾利益放在首位,著力改善人民生產生活,把大運河還給人民。

    在大運河沿線考察得知,以文旅融合和村鎮建設為載體推動區域經濟發展,增強沿線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已成為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強大動力。大運河淮揚段加快推進鹽業鹽商主題展館群、隋煬帝墓考古遺址公園等項目改造工程,重點打造了邵伯、灣頭、瓜洲等運河風情小鎮。大運河浙江段沿線集聚了70余個以茶葉、絲綢、湖筆、黃酒、書法、時尚、旅游、金融等產業為主導的特色小鎮,賦予了浙江大運河文化新的時代內涵。

    小橋流水,古巷通幽,漫步在浙江烏鎮的古街深巷,我們感受到了歷史積淀和時代氣息相互輝映。從1999年進行古鎮旅游保護開發到成為享譽世界的“互聯網小鎮”,烏鎮探索出了一條水鄉文旅融合新路,讓歷史的運河煥發出時代的新貌。2018年烏鎮所在的桐鄉市接待游客2286.57萬人次,同比增長12.61%,實現旅游收入281.68億元,同比增長15.38%。

    在烏鎮,世代居住的群眾沒有因為旅游開發而背井離鄉,他們仍然是烏鎮的主人,是發展的受益者。這種模式,對現在一些古鎮的保護修復是有參考借鑒意義的。但也要看到,當前一些地方政府或企業把某些古鎮整體買下來,把原來居民全部遷出或安置到鎮外,然后引入商戶進來經營。這種模式不僅破壞了歷史城鎮的真實與完整,不利于相關文化遺產和原生態文化的保護傳承;也沒有堅持以人為本,讓人民群眾從大運河文化帶建設中感受到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高質量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

    “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大運河文化,是民族的愿景、時代的呼喚和莊嚴的使命。《綱要》已就大運河文化帶建設作出全面部署,要抓住關鍵環節,高起點謀劃、高質量推進,使大運河重現昔日的神韻并煥發出新的光彩。

    提高政治站位,把深入貫徹落實《綱要》作為改革發展重要任務。要把思想認識統一到習近平總書記有關重要批示指示精神上來,統一到《綱要》確定的指導思想、任務目標上來。應有組織地開展《綱要》宣介宣講工作,幫助大運河沿線各地深入了解《綱要》精神和規劃要求,并及時回應地方關切和訴求。

    推進法治建設,抓緊完善立法和健全大運河保護法規體系。在已有法規基礎上,參照《長城保護條例》方式,研究制定《大運河保護條例》;根據區域差別加快地方立法,沿線各省市出臺大運河保護管理辦法,制定配套實施細則;廣泛開展依法行政、遵紀守法教育,讓法治思維法治方式內化為廣大干部群眾的自覺行動。

    加強統籌協調,妥善處理好中央與地方、沿線地方區域之間的關系和《綱要》實施中總體要求與分類指導的關系。建議盡快啟動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工作協調機制,加強對省市之間、區域之間協作的指導,依法協調解決省市之間、區域之間的利益糾紛,指導各地從實際出發開展工作,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避免急功近利和盲目亂建;鼓勵沿線城市錯位發展,因地制宜建設陳展空間,量力而行建設各具特色的博物館、展覽館;引導地方形成省、市、縣、鄉、村保護管理體系,創新社會治理模式,由“政府主導”逐步過渡到“政府主導、市場主體”的運行管理模式,發揮好政府主導與社會力量參與的“兩個積極性”;發揮中國文物學會和地方學會的作用,吸納更多的大運河保護志愿者,引導社會資金通過公益性基金會參與大運河保護公益活動;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大運河文化帶建設,通過支持興辦實體、資助項目、提供服務等形式,鼓勵非公企業、社會基金、民間團體積極參與。

    講好“運河故事”,加強相關學術研究,充分挖掘大運河文化豐富內涵和獨特價值。建議組建國家大運河文化帶研究和咨詢機構,發揮思想庫、智囊團作用,統籌隋唐大運河、京杭大運河、浙東運河文化帶研究;重點開展對大運河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以及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建設等的專題研究;高校和科研部門要加大對相關人才的培養和儲備力度,各地要完善基層文保隊伍建設;加強國際交流與合作,構建區域互動合作機制,加強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等國際組織交流合作等。

    建立考核評價激勵約束機制,推動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有序健康發展。建議進一步明確代表國家行使大運河遺產及附著的土地國家所有權的國家機構及其權利和責任;明確中央和地方的事權劃分;對代表國家行使所有權的機構及其負責人職責予以公示,納入各級黨委和政府的考核評價體系,接受全社會監督;建立激勵機制,鼓勵干部在大運河文化帶建設中建功立業,把推動大運河文化帶高質量發展與維護人民群眾利益作為考核評價重要標準。

    長期以來,全國政協委員對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有著深厚的感情。從五屆全國政協開始,幾乎每年都有相關的提案或調研。2019年5月,全國政協召開雙周協商座談會,圍繞“推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建言資政。推進大運河保護利用,已成為政協委員的一份文化情懷和歷史責任。我們堅信,只要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有關重要批示指示精神,認真抓好《綱要》落實,堅持不懈地把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工作抓下去,中國大運河這條巨龍,定會煥發勃勃生機,展現奪目風采。

    (轉載自《求是》雜志2019年第15期)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色大姐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