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hgoz"><sup id="whgoz"></sup></span>
<optgroup id="whgoz"><li id="whgoz"><source id="whgoz"></source></li></optgroup>
  • <optgroup id="whgoz"></optgroup>

    <ol id="whgoz"></ol>

    首頁>社會和法制委員會

    教育大計,如何以教師為本?——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深化教師管理體制改革”專題調研記事

    2019-08-05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教育大計,教師為本。教師隊伍建設對于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意義重大。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教育工作和教師隊伍建設作出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了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為了解兩地貫徹落實這些決策部署的情況,并為全國政協8月即將召開的“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專題議政性常委會議作準備,7月,全國政協副主席汪永清率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調研組,就“深化教師管理體制改革”開展專題調研。調研組先后赴吉林、遼寧兩省,用6天時間分組考察22所學校,包括中小學、高校和職業院校,召開25場不同范圍的座談會,同教師、家長、學生代表、教育領域專家學者和學校管理人員進行面對面交流,并同吉林、遼寧兩省相關負責同志座談,他們看到了教師隊伍建設發生的可喜變化,也看到了兩地遭遇的共同難題。

    “老師就應該掙得多”

    沒有空調的會議室里略有幾分炎熱,窗外偶爾傳來操場上孩子們嬉戲的聲音,但這絲毫不影響室內討論的熱度。

    7月12日上午,沈陽大學新民師范學院附屬小學內,調研組正在進行一場座談。

    “你們工資待遇跟公務員比怎么樣?”房建國常委問在座的學校負責人和老師們。

    “工資是一樣的,我們還有年終績效工資,平均下來月收入有一萬吧。”校長李曉杉說。

    “他們的工資超過我。”坐在一旁的新民市副市長李曉萌補充道。她告訴調研組,新民市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大概6000多元,“老師就應該掙得多。”李曉萌說。

    老師掙得多是有法律作保障的。教師法等有關法律和中央文件均明確規定,義務教育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2018年9月,國務院辦公廳又專門印發文件,明確了義務教育教師與當地公務員工資的比較口徑。2018年機關事業單位基本工資調標時,義務教育教師還比公務員多增16%。

    “你工資多少?”

    幾乎每到一所學校,委員們都會向學校的老師們問這個問題。

    問得多,是因為心里沒底。在調研組出發前召開的情況介紹會上,教育部相關司局負責人介紹說,根據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在2018年6月的全面督查中發現,教師年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低于公務員的省份有21個,一些地方在落實上有打折扣的現象。

    工資的事兒很重要,建設高素質的教師隊伍,最直接的措施是用更好的待遇來吸引人才。

    “校長,您是什么職稱?月收入多少?”7月9日下午,長春市農安縣燒鍋鎮中心小學,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尹蔚民問這個學校的校長。

    “職稱是副高,現在每月大概有7000元。”后者回答。

    “您是什么級別?收入多少?”尹蔚民又轉頭問坐在另一邊的農安縣教育局一位副局長。“我是正科級,每月4000多。”這位副局長回答道。

    “那校長工資比你高。”尹蔚民說。“他是專業技術崗,所以比我高。”這位副局長說。

    “那就對了!”尹蔚民又接著問這位校長:“對收入滿意嗎?”“滿意!”對方回答得特別快,大家都會心地笑了。

    當前,東北經濟持續放緩,財政一直面臨較大壓力,但委員們在調研了不少學校之后發現,教師的待遇保障并沒有受影響,尤其在基層,老師們的滿意度普遍較高,這是一個讓人欣慰的現象。

    越到基層,越需要通過收入保障來穩定教師隊伍,調研組了解到,在支持保障和提高教師待遇上,兩省都下了不少功夫。吉林省財政廳負責人介紹說,吉林對15個貧困縣(市)農村中小學工作的在編在崗教師給予每月300元或500元的生活補助,去年一年就補助了近一億元。遼寧省教育廳負責人介紹說,今年,省教育廳、省財政廳對農村教師根據艱苦邊遠程度進行差別化補助。為保障政策落實到位,今年下半年省級財政擬投入專項資金6440萬元,對15個貧困縣實施定額補助,目前工作正在落實中。

    真正讓教師成為讓人羨慕的職業,就應該讓教師們碰上金飯碗,在委員們看來,中央財政應該進一步加大轉移支付力度,解決部分地區之間和城鄉之間教師工資待遇的不平衡問題。

    “為把老師留住,還幫忙介紹對象”

    待遇有保障,基層中小學教師崗位是不是會更有吸引力?

    在調研中,委員們發現,對這個問題似乎很難給出肯定的回答。

    “我們去年招了4個大學生,為留住他們,什么招都想過,解決住房、安排培訓,還幫忙介紹對象。”7月9日上午,長春市農安縣德彪小學的會議室里,教學校長孫建國這樣告訴調研組。

    德彪小學地處城鄉結合部,是一所百年老校,有寬敞的教學樓和綠樹成蔭的優美環境。這里教師的平均工資高于當地公務員的平均工資,盡管如此,他們依然招不到多少年輕大學生。

    同樣的煩惱,農安縣燒鍋鎮中心小學也有。7月9日下午,在與調研組座談時,燒鍋鎮中心小學后勤校長李洪林說,去年,校方在縣城開了4場招聘會,計劃指標依然沒招滿,他說,在農安縣的義務教育階段學校,這種現象很常見。

    “去年我們縣統一招聘130多個教師,其中音樂、體育、美術教師有24個崗位,但只招來了一個。”農安縣教育局副局長田成明說。

    “是報名的人少,還是符合條件的少?”幾位委員不約而同地問道。

    “跟招聘的門檻沒關系,是報名的人少,我們跟長春市的一些學校一起招聘,很多人就選長春市了。”田成明說起這事,語氣有點無奈。

    “能不能想辦法吸引一些本鄉本土的大學生呢?”尹蔚民問。“我們也試過,但能招來的也不多。”田成明回答。

    為了給基層學校輸送人才,早在2006年,教育部、財政部、原人事部、中央編辦等就聯合啟動實施“特崗計劃”,公開招聘高校畢業生到“兩基”攻堅縣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任教,原則上安排在縣以下農村初中,適當兼顧鄉鎮中心學校,為解決基層義務教育階段師資問題起了重要作用。

    不過,7月12日,在遼寧省新民市胡臺學校調研時,調研組聽到校長吳曉春說:“我年輕的時候,都是班上前幾名的學生當老師,但現在已經不像以前了,很多特崗教師也并不是班上名列前茅的學生。”在吳曉春看來,鄉鎮學校的職業吸引力較弱。

    調研組了解到,因為招人難,胡臺學校30至49歲的教師占比達60%,50歲以上的占26%,而30歲以下的只有14%。

    “我們的教師是由沈陽市統一招聘,但也只能招來計劃中的50%,有的大學生我們好不容易談成了,沈陽市一些學校的招聘老師只要幾句話就把人‘搶’走了。”7月12日,在調研組考察的新民市高級中學,校長雷洪俊也向調研組道出了苦衷。

    胡臺學校是由胡臺鎮所有村小和初級中學合并而成的九年一貫制學校。進入校門時,眼前寬闊的塑料草坪足球場、環形塑膠跑道和高大的教學樓,一下子吸引了委員們的目光。但是,即便硬件條件很出色也依然難以吸引人才。雷洪俊認為,教師職務晉升和工資待遇還應進一步向基層尤其是農村學校傾斜。

    對于這種現象,委員們也覺得憂慮。“農村教師招聘應該怎么改,你有什么建議嗎?”李曉安常委問雷洪俊。“我覺得農村教師招聘會應該單設單招。”雷洪俊說。“你給我們寫個東西吧,不用長,寫半張紙也行,在這方面有什么問題,想怎么解決。”李曉安誠懇地說。

    培養能扎根鄉村的教師隊伍,是國家走向富強的必然條件。在調研組看來,為解決基層尤其是農村學校的師資力量問題,國家層面已經出臺了不少政策,當前還需要繼續深化通過體制機制改革,解決好這個難題。

    改革的“好”與“難”

    “我特別感謝現在中小學老師也能評正高級職稱,以前最高級別就是高級教師,評完就沒有職稱上的追求了,老師的積極性難免受影響。”

    7月10日,在吉林省有關方面座談時,東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的教師邵志豪說了自己的心里話。

    在調研中,一路上,大家聽到了很多對當前相關政策表達感激的話——

    職稱評審上,打破了中小學教師職業發展的“天花板”;編制上,將原來的縣鎮、農村中小學教職工編制標準統一到城市標準,并推進“縣管校聘”管理改革,打破教師交流輪崗的管理體制障礙;工資待遇上,不低于甚至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水準……教師的職業通道正在拓寬,待遇保障也越來越好。

    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了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從師德建設、培養培訓、管理改革、教師待遇、保障措施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建設高素質教師隊伍的政策舉措。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黨中央、國務院出臺的首部專門面向教師隊伍建設的文件,具有里程碑意義,很多人因此感到教師這個職業的春天來到了。

    不過,要讓好政策轉化為教師隊伍和學生們的獲得感,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好,是真的好,也確實是難。

    當前,全國中小學教職工編制總量已經不小,但由于人員編制隨生源變化調整不及時,導致不同學段之間、城鄉之間、東西部之間結構性矛盾比較突出。

    在調研組考察的遼寧省沈陽市朝陽一校沈北分校,就存在這樣的難題,學校負責人介紹說,60多個教師里,40個是非在編的。

    沈北分校所在的沈北新區是一個新區,編制調整的速度趕不上人口流入的速度,而且,這種城鄉學校之間超員與缺員并行的情況比較多。

    東北師范大學中國農村教育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劉善槐為此做過調查,在座談時,他對調研組說,針對這些問題,建議教師編制單列管理,設置科學化的配置標準,并提高編制使用效率,包括跨校流轉和多校共享。

    其實,對于跨校流轉,“縣管校聘”是一條重要的途徑。

    7月11日,在與遼寧省有關方面座談時,房建國常委問到“縣管校聘”的實施情況。

    “我們已經有7個縣出臺縣管校聘的方案,這涉及原來的招聘管理職能調整,相關部門已經形成共識,正在推進的過程中。”遼寧省教育廳副廳長花蕾回答說,原來農村中小學編制是核到學校的,現在則是以縣為單位來核定,核定后就可以在學校之間調配編制,可以更靈活運用,解決結構性缺編問題。

    委員們認為,落實意見精神,地方在落實上還存在一些困難,對“縣管校聘”的認識還有待進一步統一。“縣管校聘”如何解決好人事管理與教育發展匹配的問題,在促進流動的同時如何完善對教師的約束和激勵措施、穩定教師隊伍,都需要進一步探索。

    除了編制,調研組了解到的另一個突出問題是基層學校教師年齡結構老化。“我們去的一個學校好些年沒招人,30到40歲之間的教師幾乎沒有,等下一次招聘時可能又一下子進來好多。”李曉安常委認為,教師隊伍招聘要分梯次,年齡要均衡,不然可能會產生一系列矛盾。

    在牛汝極常委看來,各地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上述意見還存在不平衡、不深入的情況,房建國常委則建議從國家層面抓緊出臺貫徹這個意見的實施細則,以便地方更好抓好落實。尹蔚民很關心教師隊伍的師德師風建設,他認為,加強師德師風建設最重要是政治引領,要加強教師隊伍黨的建設。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色大姐导航